必赢棋牌游戏但想到了她对自己的警告

当前位置:必赢棋牌游戏 > 必赢棋牌游戏 > 必赢棋牌游戏但想到了她对自己的警告
作者: 必赢棋牌游戏|来源: https://www.vserpi.com|栏目:必赢棋牌游戏

文章关键词:必赢棋牌游戏,爱有引力

  “帮我写情书。”一只涂着艳色指甲油的纤纤玉手啪的一声拍在黄明昊正在看的课本上,底下还压着少女心的马卡龙粉信纸和信封。

  午休时间教室只剩下黄明昊在温书,这一下着实把他吓了一跳,半晌他才回过神来,扶了扶有瓶底那么厚的眼镜,抬起头来缓缓发出疑问:“啊?”

  “啊什么啊?听不懂人话,我说帮我写情书,必赢棋牌游戏然后交给你们班范丞丞。”来势汹汹的女生叫周佳骆,颜值高身材好,是校花级别的人物,但却散发着太妹的气质,平时受惯了吹捧,结果眼前黄明昊对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气不打一处来,书呆子果然就是书呆子!

  “同学,我不会……”黄明昊愣了,别说写情书了,平时他都不敢跟女生有过多的交流,根本情窦都没开,哪懂表达那些情啊爱啊的。

  “你不是学霸吗,怎么文艺怎么来,你要是不写,我就闹得你不得安宁,没法好好学习。还有,你不许告诉别人这件事,不然就走着瞧,哼!”周佳骆撇下一堆话就离开了,留下还在呆愣中,太阳穴突突跳动的黄明昊。

  黄明昊直觉周佳骆不好惹,毕竟他要表白的对象是范丞丞,他就算再怎么两耳不闻窗外事,但范丞丞是他们学校的风云人物,而且他就跟自己一个班级,平时光听同学讨论耳朵都能磨出茧子了,总结一句就是校董家的小公子,天不怕地不怕。黄明昊安慰自己就是浪费几分钟写个情书而已,反正只要他写了再以周佳骆的名义交给范丞丞就行,成不成功就不关他的事了。

  黄明昊是个学霸,但不是精明的那种,简而言之就是书呆子。他是个早产儿,因此体质不是很好,个子虽然窜得挺高,但骨架却十分细小,再加上他经常低着头,整个人显得更加娇小。啤酒瓶底一样厚的眼镜是他的标配,一头乖顺的黑毛,额头被刘海遮盖住,让他的气场十足的阴沉压抑且弱小。

  他不怎么爱说话,整天就扎在书堆里,除了跟同学简单的交流,就再没有参与更多的社交活动,这一切都归咎于他那古板又严厉的老妈,只注重成绩不关心其他,而他老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跟他妈离婚了,理由就是受不了家里脾气古怪的黄脸婆,跟小三跑了。幸亏黄明昊也没辜负期望,顺利上了市重点高中,继续他的求学奋斗之路。

  怎么办呢,他搜遍了脑子里的诗词歌赋优美散文,东拼西凑了一堆华丽词藻,总算把一页信纸铺满,黄明昊看了一眼成品,心里想着:我要是收信人我肯定看了都不想理写信的人。

  他刚在末尾署名完,教室的门突然被踢开,进来的人正是范丞丞,他头发利落地梳向脑后,两鬓剔了短寸,有几根不听话的发丝散落在额头两边,一脸冷冰冰。他反手勾着黑色西装校服外套,白衬衫的领口处领带被他拉扯得松松垮垮,看这走路的气势,就跟学校是他家开的一样,嗯,本来就是他家开的……王琳凯从后面窜上来搭着他的肩,两人一起往教室后排走去,快经过黄明昊身边时,黄明昊一下心慌的不行,做贼心虚一样手忙脚乱地赶紧拿书本把信盖住。

  黄明昊动静实在太大,不被发现都难,王琳凯眼尖一下起了好奇心,这傻小子平时都跟个呆子一样,今天突然慌里慌张的,他倒是好奇有什么事会让他这么鬼鬼祟祟的。他一下蹭到黄明昊跟前,黄明昊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掀开课本抽走了底下的信。

  “还给我……啊!”黄明昊要去追王琳凯,一只脚伸到他跟前,他只顾着赶紧拿回信没注意看,结果被绊倒摔了个狗吃屎,始作俑者便是范丞丞。

  黄明昊这下更怂了,趴在地上动都不敢动,周佳骆说了不能跟别人讲这件事,偏偏被王琳凯这个大喇叭知道了,这不等于告诉了全世界吗,黄明昊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我的天,这小子给你写情书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琳凯发出一阵爆笑,把信递给了范丞丞。

  什么情况?黄明昊听到王琳凯说的话,当下有点懵,但又因为太过紧张,脑子半天转不过来。

  范丞丞蹲下身,提起他的领子让他跟自己对视,然后把信呈到他面前,“你恶不恶心。”

  “我我我……啊?!”黄明昊这下立马跳了起来,他才想起刚才署名的时候顺手写成了自己的名字,他伸手想抢过信但还是抓了个空,他揉了揉被撞疼的脑袋,低着头小小声地解释道:“这不是我写给你的。”

  “不是你写的你紧张什么,再说这后面不就是你的名字吗,没想到你个书呆子脑子里还会想这些有的没的。”王琳凯跑过来搂着他的肩,一脸看好戏的坏笑。

  “真的不是,我就是写错了,这个是周……”黄明昊急得差点脱口而出周佳骆的名字,但想到了她对自己的警告,他又立马闭嘴,换了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我错了,我就写着玩玩,把信还给我可以吗。”

  “不行,你已经恶心到我了,这信我先收着,我先想想怎么收拾你再说。”范丞丞云淡风轻地说完,跟王琳凯回到了位置上。

  本来就胆小怕事的黄明昊本着老老实实学习,安分守己不惹事过完高中三年就行的原则一直努力专注于功课,可现让他摊上这么个事,他垂头丧气地呆坐在座位上,不自觉地嘟着嘴,厚厚的镜片底下眼神空洞至极,三千烦恼丝都被他抓成炸毛了。

  所幸的是范丞丞今天并没有再来找他,但他还是吊着一颗心,总觉得背后有一道目光快把他盯穿,他不知道这颗定时炸弹什么时候会爆发。放学的时候周佳骆又跑来找黄明昊,黄明昊当然不敢告诉她这中间出的差错,直接跟他说信已经给了范丞丞,反正他说的也是实话,范丞丞确实把信收了。

  黄明昊知道这一天会到来,所以当范丞丞又找上他的时候他居然松了一口气,佛说早死早超生嘛!此刻他紧贴着教室后门的门板,范丞丞一只手撑在他耳边拦住了他的去路,他凑近黄明昊,黄明昊瞬间感觉自己被一座冰山包围,浑身直哆嗦。

  黄明昊字还没蹦完,范丞丞从口袋里拿出信,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在黄明昊跟前扬了扬,黄明昊一下抢了过去藏在身后,范丞丞似笑非笑放下空空的手,“我有备份,你不听话我就打印一叠,到时候知道这件事的就不只我们了。”

  黄明昊突然觉得范丞丞还是很有良心的,没见过校园霸凌还能给钱买东西的,他怀着无比古怪的心情,踏着无比沉重的步伐向药店进发。他当然不敢就近买,毕竟周围肯定能遇到同校的,丢脸丢的远一些没人认识就还好一些。

  他打开手机地图,找了家离学校几公里远的药房,搭了顺路的公交,到了地方后他先把药膏和OK绷买了,随后胡乱在柜台旁的货架上拿了一盒避孕套,结账的时候,他的头低的不能再低,回话的时候故意粗着嗓子,活像娘炮装man的声音,本来药房的店员对这种事都习以为常,见他这样反而觉得搞笑。终于结束了炼狱般的折磨,回去的路上黄明昊的心都明朗了不少。

  范丞丞发了微信让他去音乐室,他才刚要走到门口,王琳凯又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一把抢过他手上抓的紧紧的袋子。

  “哇塞,你们进展这么快,这就要全垒打了???”王琳凯直接把那一盒甩在范丞丞面前的桌上。

  范丞丞习惯了这人大嗓门,唯恐天下不乱,对于他嘴上胡扯八扯的话也不在意,倒是黄明昊,脸红得跟煮熟的虾似的,赶紧对小鬼摆手,“不是不是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个跑腿的而已。”

  范丞丞也不是真的要用,他只是想逗逗这个书呆子,不用猜也知道他买这东西的时候是什么情形,想想心里就乐。

  “喂,小呆子,这个拿走。”他把剩下袋子里的东西扔到黄明昊那,这下黄明昊倒是接住了。

  看黄明昊反应迟钝呆呆看着他,他走近那人,他摘下了黄明昊的眼镜,撩开他的刘海,有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这小呆子长得居然意外的好看。

  饱满圆润的额头,被厚镜片掩盖住的一双圆圆的杏眼,秀气挺翘的鼻子,还有肉嘟嘟的丰润的唇,他的长相偏中性,再加上他又安静又胆小,确实比女孩儿还女孩儿,范丞丞回过神来,见他眼神呆滞,知道他估计是没了眼镜看不清,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又把眼镜架回去,“额头上的伤,还有手上的擦伤自己回去上一下药。”

  “诶?哦,好。”这几个伤就是昨天被范丞丞绊倒弄的,这一点小伤他自己都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范丞丞让他买的药膏和OK绷居然就是给自己用的,他再一次懵圈了。

  有时候还是不要太绝对地去定义一个人才好,比如黄明昊昨天还陷在范丞丞这个人其实还可以的状态,结果今天呢,就强制被逃课去网吧,此刻正一脸生无可恋地坐在范丞丞旁边。

  “我又不会打游戏,你叫我来干嘛,逃课是要被老师罚的,你让我回去吧。”黄明昊委屈地晃着范丞丞的手臂。

  “没干嘛,就让你陪我啊,你人在就行了,会不会玩又不关我的事,要不下次你把课本带上,免得你无聊。”范丞丞觉得自己讲的是很实在的解决方法。

  “还有下次啊?可不能了,万一被处分了被我妈知道,我妈会杀了我的。”黄明昊还真急哭了,泪水蓄满了眼眶,镜片都被蒙上了薄薄的雾气。

  “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你别带我逃课了,我在学校里得乖乖的,不然我妈会生气,我不能让她生气。”黄明昊继续他的话痨攻势。

  “吵死了。”黄明昊就这么一直碎碎念,范丞丞被吵的没法专心玩游戏,旁边的人也时不时用怪异的目光看向这边,范丞丞起身拽着人领子出了网吧就往学校里带。

  最后黄明昊被罚站了,逃的那一节英语课过后刚好是班主任的课,英语老师回办公室就跟他们老班汇报了情况,毕竟他们班都是优等生,每场考试的年级排名都必须第一,她不允许他们班有老鼠屎出现。

  黄明昊乖乖走到教室外,然而范丞丞淡定地坐在位置上,那是因为班主任根本管不着他,而且范丞丞虽然经常缺勤,但架不住他脑子聪明,成绩都稳定在他们班前几名,一点没拖后腿,反而拉高平均分。

  黄明昊在外边站了不到五分钟,就快把这辈子的气都叹完了,只要班主任不告诉他妈,就什么都好说。过一会他感觉肩膀被撞了一下,往旁边趔趄了几步,范丞丞站在他原来的空位上,不只是他们班,连小鬼都目瞪口呆,范丞丞居然出去陪人罚站。

  范丞丞情不自禁伸手摸摸他的后脑勺,好像帮小奶猫顺毛一般,黄明昊咬着下唇身体变得有些僵硬,心脏却不知道为什么像击鼓一样跳动得厉害,耳朵里甚至都能感觉到心跳声。

  傍晚下课回宿舍的路上,黄明昊经过礼堂的旁边,礼堂后面的灌木丛中传来的动静让他忍不住转过头去看,只见有个初中生模样的人抱头蹲在地上,站在他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范丞丞,旁边还围着几个小弟。

  黄明昊心里暗忖,这叫什么事,高中生欺负初中生,范丞丞也太没品了,看着地上那人畏畏缩缩的模样,黄明昊有点看不过去,想着好歹范丞丞跟他是同班,应该不至于会对他做什么过分的事,竟鬼使神差地往胡同口走近。

  “咳……”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干咳一声,结果几个人齐刷刷侧目向他,尤其是范丞丞凌厉的眼神,盯得他有点头皮发麻。

  范丞丞转身朝他走来,指骨捏得咔哒咔哒响,黄明昊瞬间感觉自己只有一米五,他紧张得腿都迈不开,只好僵立在原地。等范丞丞已经来到他跟前,一把拽过他的领子将人抵在墙上。

  “小呆子还想给人出头啊。”范丞丞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打火机啪嗒一声将烟点燃,黄明昊心里也跟着抖了一下。

  “我有名字,你别老叫我小呆子。”他克制住内心的恐惧,一板一眼地告诉范丞丞。

  “说吧,你想干嘛,报告老师?”范丞丞哼笑一声,语气里满是嘲讽,他吸了一口烟,将白色的雾气吹向黄明昊。

  黄明昊被呛得直咳嗽,半晌才回答道:“你们别欺负他,再说了高中生欺负初中生算什么,也太丢脸了。”

  “行吧,不欺负他欺负你。”范丞丞把没抽完的烟凑近黄明昊的脸颊,橘黄色的红点就在他跟前晃,他明显感受得到热气袭来,吓得闭上了眼,这时范丞丞又转手将烟头戳在了他身后的墙上,熄灭的半根烟掉在了地上。他轻笑一声,黄明昊才缓缓将眼睛睁开。

  “喂,初中生,还不过来谢谢你的救命恩人。”范丞丞招呼了一下,那几个小弟立马把人拖到黄明昊面前。

  诶?小动物?所以范丞丞这么做是因为这个人欺负小动物,而不是向他收保护费之类的?

  “真是扫兴,胆子这么小,以后就不要逞强。”黄明昊还在震惊当中,范丞丞从小弟手里拎过来一只小猫丢到了黄明昊怀里。

  他缓过神来,后来去小卖部买了牛奶跟火腿肠喂了小猫,才回了宿舍,但他一颗心愧疚不已,因为他刚才错怪了范丞丞,而且他明显感觉到范丞丞生气了。傍晚的风吹得人脑子不知道是清醒还是糊涂,他脑子里尽是范丞丞,鼻端的烟味也还没散尽。

  第二天他踌躇了好久想跟范丞丞道个歉,可范丞丞愣是没像往常一样找他麻烦。去上体育课的路上,他感觉命运的后脖颈被揪住,肯定是范丞丞没跑了,黄明昊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有毛病,心里居然激动的不行。

  黄明昊不带任何犹豫地就答应了对方的要求,等人走远了才反应过来,体育他最差了,自己能不能过还是个问题,等把自己这趟跑完了再帮范丞丞跑,那不是要他的命吗?可是想想昨天是自己错怪了范丞丞,他又狠不下心拒绝。所以他决定,待会体测的时候,先帮范丞丞跑了再说,后面自己的没过,大不了就补考。这样一来,他心里的愧疚感才减轻了不少。

  他把范丞丞的一千跑完,嘴唇都白了,杵着膝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太阳晒得他的脸红扑扑的,一头一脸的汗,浑身像被浇湿了一样。所幸成绩不好不坏,堪堪及格,黄明昊知道成绩后,眼睛都亮了,他雀跃地朝那边树底下乘凉玩手机的人比了个OK,那人撇了他一眼又继续低头看手机。

  黄明昊一下又蔫了,在一边休息等着继续考自己的体测。他感觉眼前好像在冒星星,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的,听到自己的名字,他机械性地到起跑点就位。

  还没跑完半圈,他的步伐就越来越沉重,眼前的星星换上了黑色的背景,一阵天旋地转,扑通一声他直接瘫倒在地上。他还尚存一些模模糊糊的意识,但就是睁不开眼,感觉旁边一阵叽叽喳喳的说话声,然后就是刺眼的阳光被挡住,他的身体腾空被抱进一个坚实的怀中。

  这个熟悉的声音是范丞丞没错了,只有他才会叫自己小呆子,黄明昊傻笑了一下,然后梦呓一样开口说:“对不起,昨天错怪你了,我不是故意的。”

  范丞丞将人放在床上,伸手一摸,还真放了几颗糖果,他拆了一颗放进黄明昊嘴里。

  休息了一会喝了水,黄明昊才算清醒过来,不好意思地看向范丞丞,“对不起啊,给你惹麻烦了。”

  “少废话。”范丞丞一下捏住他一张一合的嘴唇,看他像小鸭子一样,范丞丞忍不住笑了。

  等范丞丞离开了,黄明昊陷在他好看的笑容里不能自拔,糟糕,是心动的感觉……吗?

  最近他们班有个规定惹得天怒人怨,那就是为了增强学生身体素质,用更健康的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大家每周必须要绕着学校跑操一圈,班主任会站在终点清点人数。虽然其他同学心里都十分不乐意,但黄明昊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他觉得班主任也是为了他们好,而且他的身体素质也确实太差了,所以当其他人跑的怨声载道的,黄明昊就又乖又认真,丝毫没有抱怨。

  黄明昊的心跳的反而比跑步的时候更厉害,上次他意识不清,已经忘记了被范丞丞抱在怀里的感觉,这次就不一样了,他连对方的心跳声都听得一清二楚,还有夹杂着汗味的男性荷尔蒙,他的脸此刻一定红得能掐出血来。

  每周一次的跑操都要经历这种脸红心跳的时刻,黄明昊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就要病入膏肓了,这到底怎么回事,黄明昊你清醒一点!

  学校组织了课外阅读活动,每个班级自行安排时间参加,其实就是去图书馆摆拍几张主题照片就完事,黄明昊他们班安排在周五上午。

  黄明昊绕着一排一排的书架,走到最后面的那排,才看见范丞丞正背靠着书架坐在地上,他闭着眼,风吹动了白色的纱窗,温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不知不觉,黄明昊已经走到他跟前,他不得不承认,范丞丞好看的不像话,像西方神话里的神像雕塑,从头到脚都美好得那么一丝不苟。

  “看够了没有。”范丞丞连眼睛都没睁,突然开口,黄明昊吓了一跳,窘迫得只想逃跑,结果被范丞丞抓住了手。他站起身,背对着光,用手臂把黄明昊圈在自己与书架之间。

  “呆子。”范丞丞突然摘掉他的眼镜,黄明昊的视线一下变得模糊不清,接着,一道冰冷的柔软的触感贴在了他的唇上。

  黄明昊当机了,他好像坏了的机器人,心脏的跳动只能证明他还活着,脑子也不是用来思考的,就像遇到γ射线暴源,他整个人都炸成了一朵烟花。

  半晌,那个触感终于离开,范丞丞把眼镜放回了他的手中,然后轻声道:“别多想,欺负你罢了。”

  等人离开了一会,啪,眼镜从黄明昊手中脱落掉到了地上,烟花的灰烬好像陨石一样落下,在他的心上砸出了好几个坑。他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落到地上,阳光可以将它们蒸发,悲伤却蔓延了他全身。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